OCEF口述历史
 
OCEF口述历史——除非哪天老得干不动了/天山荆棘鸟<二>
2009-07-21

发这个贴子,我并不是想宣传我自己,我只是希望通过这个贴子,能让我们的义工多少知道一些基金会在国外募捐的款项的部分,在国内的去向及过程。希望这个贴子帖完后,能够起到一些作用。




            一个协调员的酸甜苦辣
  
  申请加入OCEF的初衷本来是为了想帮本县高级中学那些品学兼优的贫困家庭孩子争取资助,希望通过基金会的资助给他们提供一点帮助。没成想,区域负责人和我一谈话,才晓得申请资助并不象我想的那么简单,提出义工申请还不够,还得要申请协调员才成。而想申请协调员,要先做义工,并且得有基金会的资深义工推荐才行,不过,想想也很能理解,因为资助对象的选择、资助款的发放全靠协调员和校方代表操作,如果协调员没选对人,就可能出现令人不愿意想的不好的后果。
  如此一来,就先安心做义工工作吧。但是,听着老师们介绍那些孩子们的艰难,俺就心里着急,所以,还不是协调员的时候,就利用空余时间走访了一些学生(那时还不晓得基金会的资助程序,汗),第一批走访是在今年春节前两个星期,那时学生都放寒假了,到孩子们家里,即可以见到家长,又可以见到学生。第一次是在一个星期天,第一个学生家离县城二十多公里,在我们去学生家的那天之前,俺们县还下了几场大雪,到处天寒地冻的,路也不好走,不过,好在学校很支持这件事,和校长一联系,学校就派了车,车里有暖气,倒也不冷,本想走了二十多公里的路,到了学生家可以暖暖和和地坐下休息了,谁成想,到了村里,一打学生留的她一个同村人家的电话,一问,学生家还有一段距离,就继续找,一路走、一路问,车也不能走快,还一路开着车窗,总要下车询问村里的人,等找到那学生家,腮帮子冻得都硬了,本来以为到了学生家能烤烤火,暖和暖和,没想到,那孩子单亲家庭,只有母亲一个带着她,还要照顾六十多岁的奶奶,经济困难,冬天连煤都没钱买,新疆冬季的气温平均是在摄氏零下十几度的,眼瞅着房子里有那么大一个土炕,却没一点热气,只好双手紧握着主人端来的开水,焐焐手,省得记录家访情况的时候连钢笔都拿不住,抓紧时间问完了,也看完了学生家的情况,照了几张能反映孩子家庭经济状况和人口状况的照片,赶紧和主人道别,坐到车上往第二家去,好在和司机还比较熟,一上车就催着他打开了车上的暖气,过了一会,觉得自己和那孩子一家人比起来,真是幸福啊,能在这么暖和的车里坐着,而用不着在那冰冷的房间里缩着身子发抖:=)。第二个孩子是在另一个县,那孩子家还不在县城,离她们县县城还有十多公里,离我们县县城就有五十多公里,有了第一次找人找半天的经历,我们学聪明了点,一上车,就给那学生的老师打了电话,让他去叫那孩子去路口等我们,那孩子认得他们学校的车的。打完了电话,在暖和的车里坐着,听着司机放的新疆民歌磁带,哎,好舒服啊!这第二个孩子,是差点上不了高中的,因为她家里有一个患骨结核的哥哥,这几年为了给她这个哥哥治病,家里负责债累累,还有一个在新疆医学院上大三的姐姐,父母已年迈,两个弟弟还在上初中,因此,虽然当初这个叫古丽(维吾尔语,汉族意为花的意思)的女孩儿在中考时,在本县维吾尔族考生中总成绩是全县第一,但是因为经济原因,中考完时却准备辍学了,这个情况被我们县高级中学一位老师得知,专程去这个学生家,做了很多的说服劝解工作,终于劝得这孩子继续上学了,对于中考成绩优异的孩子,学校是免第一学期学费的,我去家访的时候,正是这个孩子高一第一学期刚结束不久,全家人正为孩子的学费发愁,因为当时我只是家访,还不知道最后能否申请成功,因此,面对着孩子和她的家人,我也爱莫能助,并且,我什么都不能说,更不能承诺什么,看着孩子和她的父母期盼的眼神,我心里真得很难受。

那天的剩下的几个孩子同在另一个县,离我们县也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到了那个县,已经是中午了,由于提前一天和那个县的一个朋友联系了,她早早就在一个路口等着我们,因为不经常去她哪儿,好不容易去一次,她也不会轻易放过我,幸好我们下午还要去家访,才算是饶过了我们,要不按照蒙古族热情好客的风俗,不把我喝得找不着北才算怪呢。下午有了朋友的陪伴,找那几个学生要容易多了,跟着朋友的车,一路就到了那几个孩子所在的村了,那几个孩子都在一个乡,不过不是一个村,有了向导,还是好找多了。到了孩子们的家里,确实如老师们所介绍的那样,真得是十分贫困,有一个孩子,父亲几年前因病去世,治病期间,借了许多外债,这个孩子从小体弱多病,也没少花钱,父亲的去世,对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这孩子还有一个弟弟,在本乡上初中,学习成绩也很优秀,看着那个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却明显苍老得多的孩子的母亲,我也感到心酸;那个村另一个孩子,如她的老师所说,家里没有一件象样的家俱,甚至连凳子都是用树桩和一个小木板订起来的,孩子的母亲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能给我们倒水的杯子来,在那个孩子家里,我们就这样站着问了孩子家的情况,照了相,看着孩子家拮据的状况和孩子母亲的困窘,我们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多在她家呆,做完了该做的事,就匆匆离开了孩子的家。那天,整整一天,我们早晨九点半从县城出发,下午回到家天色已暗,却只走了五个孩子家,走了这一次,我更体会到,新疆,实在是大啊!
  就这样,在大年三十的前三天,我和单位一位同事,带着我们单位的车,又去了另外几个孩子的家。在第一次走访和第二次走访的空隙,我还借一位朋友的车,走访了几家家在县城附近的比较近的学生家。其中一个孩子,从放寒假开始就每天早晨六、七点钟(新疆和内地有两小时时差,新疆的早晨六、七点钟和内地四、五点钟差不多)在寒风中坐着她父亲没有任何遮盖的三轮摩托车去农村走家串户叫卖春联。在新疆,元月份室外温度可从来都是在冰点以下啊!!!第三次去她家,才找着这个孩子,拉着她的手看看,手上到处是皴裂的痕迹,脸也冻得通红,并不是普通健康的红色,而是皮肤被冻坏的那种红色。这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也是一个在生活的重压下生活的孩子。
  在没有走访这些孩子之前,对于周围的那些贫困家庭的生活状况,我从来没有过太多的关注,虽然我知道在我的身边存在着这样一个群体,但是,从我走访了这些孩子之后,我的心,确实是被触动了。

 
春节过后,将这些孩子及他们家庭的情况邮件给了让我知道并且认识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的新疆第一位OCEF义工沙漠飞狐,当他得知了我介绍的这些情况后,他也无法继续在他那安逸的家中享受了,不远千里来到和静,为的是用他的眼睛看一看我告诉他的情况是否属实。当我带他到那些孩子家里的时候,很显然,他也被打动了,签于基金会的申请程序比较严格,时间会比较久,对几个家庭特别贫困、连春季开学学费都无力支付的孩子,有点远水不解近渴的感觉,因此,他立刻电话联系了两个曾经向他表示过想资助贫困孩子的爱心人士,两个急需帮助的孩子的学费立刻有了着落。

精华文章:

基金会部分资助款国内运作过程——一个协调员的酸甜苦辣http://china.ocef.org/bbs/viewthread.php?tid=73659&highlight=%E4%B8%80%E4%B8%AA%E5%8D%8F%E8%B0%83%E5%91%98%E7%9A%84%E9%85%B8%E7%94%9C%E8%8B%A6%E8%BE%A3

 

 

再后来,在又走访了几个孩子之后,我以为可以直接报基金会了,没成想,却犯了错误了,挨了批评,因为没有搞清楚基金会的申请资助程序。按程序,是要先进行新资助点申请,同时要提出协调员申请,而协调员,必须要有一个基金会的正式义工的推荐。等新点申请和协调员申请批准了,再等基金会下的资助名额,根据资助名额和条件,在设立的资助点全校范围内张贴基金会的资助标准,由学生报名、老师推荐,然后由校方代表根据学生申请、基金会的资助条件和确定的名额,然后再由协调员进行家访。而我,却没有按程序进行,没有申请设立新点、没有提出协调员申请、没有等待基金会批准就直接开始学生家访工作。受到批评后,我及时停止了家访工作,开始耐心按程序做事。
   
那时候,我已经在学校前期组做了一段时间了,一方面,在学校组做得还算勤勉,另一方面,在Jenny的督促下,能够按时完成她所交给我的一个月要在新疆本土论坛发五个贴子的任务,并且有了一点点成效,新疆义工组组长沙漠飞狐或许是看我表现,感觉我还算踏实吧,总算是有人力组义工和我邮件联系,询问我当初申请时想做协调员的意向并给我发了协调员申请表,就这样,在沙漠飞狐大哥的指导和白羽姐姐、斯嘉MM的引导下,我经过耐心等待,终于等到了基金会的批准在我们县高级中学设立新点及我的协调员申请表,并且给了资助名额。于是,从头开始,我重新一步步严格按照程序进行,继续着家访的工作。当时学校负责老师一共报来近三十名学生,对这些报来的学生,我到每一名学生学中进行了家访。新疆是少数民族聚居区,我们这个点学生中有维吾尔族和汉族,与维吾尔族学生可以沟通,和许多学生的家长却不太容易沟通,因为他们中有些人不懂汉语或者汉语水平极差,好在学校司机是一个汉语说得非常好的维吾尔族大哥,是一个极好的翻译。就这样,我和他,抽出好几个星期六、星期天的时间,全部行程近数百公里,总算是完成了对近三十名学生的家访,按照基金会的标准,根据我们亲眼看到的、从孩子的左邻右舍了解到的情况进行了筛选,最后筛选出二十名学生,先将二十名学生名单在全校范围内公示,公示一周,在无任何异议的情况下,请那二十名学生填写了申请表,申请表收上来以后,又按照申请表中应由村委会、居委会盖章填写的那张表格上所留的填表人姓名、电话,逐个电话核实,这些都做完之后,才将所有表格复印,将复印件留下存档备查,原件寄给了基金会。
   
教师资助项目,我们县有四个资助名额,也严格按照基金会要求的程序执行,对学校推荐的每一名代课老师,我和县教育局有关领导都要去学校面见被推荐人,并且去被推荐人的家里去了解情况,符合资助条件的,才报基金会审批。

资料上报后,就是耐心的等待了。九月开学后半个月,接到通知说资助款将会寄来,就先通知学校,将受助学生名单及资助金额在学校公示,然后就一直等着汇款单,汇款单一到,赶紧先打到我的银联卡上,同时和学校联系,由学校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好安排。由于基金会的资助款对于贫困家庭的孩子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款项,因此,为了避免孩子不小心丢失或者其他情况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要求学生家长也和学生一起领款。到发款的那一天,和另一位义工,从银行取款,取款的时候,我和四点木数了好几遍,又请银行工作人员将那些款在验钞机上验了好几遍。说实话,我自己的个人款项,取款的时候我是没有这么小心翼翼的。取了款立刻打车到学校去,带着借来的摄像机和自己的照相机,去了学校,一些没课的班主任也到了发款现场,因为考虑到高中生自尊心都比较强,因此,名单和资助金额公示了,发款没有在太大的范围进行,只有受助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及部分班主任,当然也有校领导和相关工作人员。应该说,为了确保这些资助款能够发放到需要那些钱的孩子的手中,不出任何意外,我们能够想到的,都做了。在资助款寄来的之前,和学校联系请学校公示受助学生名单及金额的时候,才知道上学期上报申请资助的学生中的一名孤儿已转到内地学校投靠亲戚去了,这名转学走的学生的资助款,按照规定,经与上海助学金组相关人员联系后,及时寄回给了相关人员。教师资助款的发放,也是一样严格按照程序要求做的,发到了每一位老师的手中。
  虽然我是OCEF的一名协调员,但是除了OCEF的资助款,国内还有一些个人资助者也希望资助贫困学生,这些资助人的资助对象的筛选,我也按照基金会的程序和要求来做,只不过资助款的发放,有些是通过我来发,有些是资助人直接与受助学生联系。由于基金会的资助程序规范,相对来说也比较严密,因此,那些个人资助者也都很满意、放心。
  在做这个工作的过程中,有时候确实是感到非常累,特别是那几个星期天,早晨天一亮就启程,到晚上天快黑才回到家,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上颠簸,上车、下车、询问学生、学生家长、学生邻居……。有一次,我和那位维吾尔族大哥到一个维吾尔族学生家家访,从县城出发走了约六十公里才到那学生家,进了学生家院子,院子里种着两亩多果树,还停着一辆小四轮拖拉机,还有一辆摩托车,再进去一看家中的摆设,不象是贫困户的样子,再问问他家的劳动力情况,三个儿子都已经成年,只有这一个孩子上高中,当时我们那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好不容易忍着气,又坐着听那学生的家长说家里如何如何困难地唠叨了一会,赶紧起身离开;虽然司机大哥也是维吾尔族,但是他也和我一样生气,毕竟,我们跑了那么大老远的路,是希望看到一个值得资助的学生。那天上午,连续跑了三家,都不符合资助条件,正当我们跑得快没信心,在商量着,如果下一个学生仍然是如此情况,就不再跑下去,回家休息,下星期再继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孤儿,符合基金会的资助条件,我们这才又有了一点劲头。
  这个学期的助学金发放工作已经结束好几个月了,回顾一年来做协调员的经历,确实是有快乐也有烦恼,有辛苦也有心酸,当然,更有压力。一方面,怕因为自己的疏忽,使应该得到资助的学生没有得到资助,却让不应该得到资助的学生得到了资助,辜负了捐款人的善意;另一方面,当我家访时看到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和家长们眼中流露的无助和期盼的神色,我又怕申请得不到批准使那些孩子和家长们失望。
  做协调员不到一年时间,这期间,我不止一次地想过打退堂鼓,但是,每当我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就会想起家访学生时看到的那些裂着很宽的缝隙的住了二十多年还在住着的土坯房,就会想起那几个用树桩和一块小木板订起来的小板凳,就会想起那个本来就穷困得连吃饭都要靠乡政府和村委会救济却又遭遇火灾的、家徒四壁的家来……,每想起这些,我就在心里叹一口气,还是继续做吧。我曾经动员过一个看起来很有爱心的朋友,希望她也申请做协调员,好在我感到累和烦燥的时候接替我一阵,可是却被她一口回绝了,这也怪不得她,因为都知道这是一个真正出力不讨好的活儿。好在单位的同事和学校领导都很理解并非常支持我做这件事,学校更是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帮助,家人也不反对,虽然朋友们希望我能在自己的事情上花费更多的精力,但是她们也不说什么,只是偶尔打个电话、发条短信,对我说,保重自己!
  做协调员,除了家访学生之外,最费时、费力、费心的当属学生资料和发款资料的整理了。在申请过程中,二十个学生资料的电脑录入,我和本县另一位义工四点木用了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些资料包括学生申请表、教师推荐表、村委会(居委会)证明、义工推荐表和学生作文,还有我们家访时取得的图片资料。发款结束后,是发款照片和录像的整理。在此之前,我从来没的接触过录像的采集和剪辑,为了让基金会及时看到发款过程,我明知自己不会,还是去借来了视频采集卡,装到我那老旧的电脑上,花费了我N多个小时(俺那机子太老,视频采集卡也不太好,所以采集和剪辑的速度非常慢,比蜗牛爬还慢),好不容易搞定,虽然只是将原始资料从录像机子挪到了我的电脑上,又从电脑硬盘上转给了基金会,但是总算是能够看清楚学生资助款和代课教师资助款发放的整个过程了。
   
我知道,任何一件事情,要尽可能少出差错,那对每一个环节都要细心。并且,捐款人和我们远隔万水千山,他们通过基金会资助国内贫困学生,做为国内的发款人员和联系人员,也只有尽可能提供比较多、比较详细和具体的资料,才能够让基金会和捐款人放心。
虽然有时候,在很累的时候,或者是在不被人理解的时候,也曾萌生退意,但是那念头也总是一闪而过,生气过了,还会接着干。我自己心里很明白,只要我能干得动,只要我仍然具备做协调员的客观条件,我会一直坚持做下去,不管个别人会有怎样的胡言乱语。毕竟,做协调员,做这些事,能够做好基金会和需要帮助的孩子之间的桥梁和纽带,将基金会的每一笔钱清清楚楚地送到每个需要帮助的孩子手中,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我也就无愧于自己的良知了。
   
这条路,我刚开始走,我想,自己会越走越稳。
   
不只是我,我相信我们每一个协调员,虽然自己没有经济能力去帮助自己身边需要帮助的孩子,但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多少也能够给那些孩子一些帮助吧?能做到这些,就足够了。

  因为国内的协调员都是和我一样诚惶诚恐地在做着基金会和受助学生的桥梁的,而且大部分协调员都生活在比我所在的地方更艰苦的、更贫困的环境里,他们比我付出的辛苦和劳累更多,只是其他人不喜欢声张,而我,又不愿意看到国内这些兢兢业业只想为贫困孩子们做点事情的人们平白被某些自以为是的人泼了污水。
  
除了协调员们,各城市组义工们,又何尚不是在兢兢业业地在做事呢?
   
记得我还在论坛考察期的时候,看到过上海组一个义工的帖子,是twotwo还是谁写的忘记了,那个帖子写的上海组的部分工作情况,义工们不但开展募书工作,还要进行整理、录入图书书目,上海组的义工们不但是免费劳动力,有许多图书市内运输费用,上海组义工们还自掏腰包解决;

北京组在今年的那几次整理书的活动,吃饭问题自己的掏腰包解决,从偌大个北京市的不同地方,去到理书的地点,整理上万册书;给学校的二期资助图书,一般是新书,图书组义工们千方百计花尽可能少的钱,买尽可能好和多的书;

再看看图书工作版的那个北京运输队的帖子,市内运输,很多都是这个运输队里的义工们,用自己的车来完成的,我在论坛考察期的时候,还看到过,蜗牛不但是北京图书组免费搬运工,也是义务运输员,还有现任北京图书运输员子云、蓝色海、一猫、bearterry等,不但贡献自己的时间、精力,还贡献自己的资源;

新疆城市图书组,在最近已经开展和即将开展的募书和和宣传活动中,宣传资料、悬挂的横幅等,都是组织活动的海豚、武士、叶过随风等义工自己解决,他们不但出力、出时间还出钱;

监察组,周忠民老师跑了那么多贫困地区做监察,晚上睡在学校的课桌上,每天的伙食标准订得极低;从赖老师的监察日记里,也可以看出赖老师在监察工作中也是非常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西北地区监察员林忠民(沙漠飞狐)去从新疆乌鲁木齐那么大老远地去广西凌云进行监察,费用也是自己解决。

 

Copyright 2007 OCEF.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904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