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F口述历史
 
【口述历史】 OCEF上海组之斜阳眼里的群像图<一>
2009-07-21

 


写在前面的话:从jenny那里接来口述历史的任务就惦记上了,只是斜阳入OCEF还不满两年,之前历史人物并不清楚,听来的总是浅显,不敢下笔;而一起走过这一年多的朋友,也只是看到一个方面,必定不会全面,尤其是2006 年后活跃着的义工们,斜阳有很多连耳闻都没有过,所以,这个群像图只能冠以斜阳眼里的,请熟悉的朋友及时更正斜阳写的不对的,增加斜阳遗漏的,并给提到的个人加以润色丰满,为新来的义工和不够了解上海组的朋友们提供一个活色生香的文字舞台!

永远的苏老师

苏老师网名六妹,是个漂亮的女人,可爱的女人,善良的女人,能干的女人,是我们永远的苏老师。

苏老师是个老小孩,藏有干事三大宝,所谓倚老卖老倚小卖小倚娇卖娇的功夫实在是一流,若人人得她真传,OCEF之事业要多蓬勃就有多蓬勃。这可是斜阳的亲身经历,不由你不信哟。

先说这倚老卖老。苏老师作为公司的老员工,却为OCEF的事业,足了公司的油,最明显的是2005年六,七,八月与《新民晚报》合作期间,苏老师成了OCEF全天候义工24小时连轴转。从人员组合,资源整合,学校前期联系,现场理书活动,组员外出活动,几乎场场不拉,以致于义工开会的时候把保护苏老师健康当作一个议题,希望她能注意好好休息,保重身体。发发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苏老师阿,你真是拉到篮里的都是菜,只要被苏老师找到,活动那天不来的人几乎不会有吧。心笙也总是强调:只要跟着苏老师,有什么事情,她都惦着,招呼一声我们做就可以了。在05年以前,苏老师的办公室还兼做了OCEF上海助学金组的办公室,一到周末就是助学金组的义工集中做事的地方,无论从公司角度还是OCEF的青年义工这里,苏老师都充分发挥了倚老卖老的铁牛精神,把工作坚持得井井有条,有声有色。

说到倚小卖小,就不得不提苏老师的家属团。去年与《新民晚报》合作后,整个OCEF上海组掀起了一个高潮,有一家学校的图书运输费出现了缺口,苏老师二话没说回家和她八十多的妈妈商量,苏妈妈当即慷慨解囊,解决了这几百块的运输费。所以,苏妈妈也是我们永远的苏妈妈。这点点滴滴的感动如涓涓细流,顺着苏老师引导的河流奔腾,感染着我们也激励着我们——真不是套话。咳,写这个真的很容易写出不是套话的套话 :P

写倚娇卖娇前,说个小笑话。某日和22聊天,她说OCEF简直是个好男人培训班。最坚定也最默默的就是苏老师的先生。从联系理书场地,到跟随苏老师在上海滩东奔西走,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他总是笑眯眯跟在苏老师后面,给以支持,鼓励。也是在他面前,让我们看到了强悍的苏老师,温柔甜美的一面。是苏先生抵不住苏老师回眸一笑的万般柔情,才这样不辞辛劳得成为站在苏老师背后的男人吧。:P

我加入到OCEF后,直接电话联系的第一人是苏老师,从网络上把我拉到现实里的是苏老师,第一个见到的还是苏老师,能干的22是苏老师发掘的,新民晚报的合作机会是苏老师抓住的。。。。。。是苏老师的坚持和诚恳,感动了包括我在内的一大群年轻人,在这里坚持下来,并会一直坚持下去!

第一组群像

先说心笙,yun622,这一拨吧。
心笙是苏老师的宝,这句话在05年以前相信无数人听过,其实以心笙为首的一群海运工程学院的同学,都是这块的一部分。在05年夏天之前,活跃着的有帅哥心笙,美女yun622,天使在飞翔,非鱼,那是一条鱼等众多学生ID

Yun622
一直担任募书组组长,这名文静的在校女大学生为OCEF图书组的图书来源动足了脑筋,并创造了不俗的成绩。她为理书的整个过程写了很实用的教程。而当时募集到的图书基本上堆积在心笙他们的宿舍,再由他和他的同学做后续的工作。据说当时募集到的图书,每一本都需要盖上OCEF的章,很宏大的工作量啊,真是佩服。助学金的工作就集中的苏老师的办公室里,到周末他们集中在那里给学校打电话联络,确认细节。直到他们一批毕业了走上工作岗位,因为现实的客观原因,渐渐淡出。然而,他们的心一直就没有离开过。

在他们的影响下,同是海运工程学院毕业的传捷加入,并带来了中学同学维一。这两位,相信除了助学金组和当时一起加入的组员,没几个人听说过。英俊,阳光,办事细致的两位一加入就被苏老师拽走了,成为助学金组的铁杆义工,他们虽然默默甚至不被同是上海组的朋友熟悉,但他们所做的工作却是值得我们肃然起敬的。图书组的工作热热闹闹,图的是个响动,并用这响动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而助学金组的工作却安静细致,需得能静下来的人去做。嘻嘻,不知道他们有女朋友没,乘机帮着征婚。

在我第一次参加OCEF的聚会时,同时加入的还有礼泉——一个甘肃的血性汉子,小东——苏老师的忘年交,缘木求鱼和红尘有你——一对大学同窗室友。那天面试的是来沪出差的高宁。礼泉已经离开,但他的严肃认真的态度和率真可爱的搞笑是不会被忘记的。小东因为加入了无法上网的华为,无可奈何作壁上观。缘木求鱼回成都去发展了,也不知道现在可好。红尘有你也多时不见,担任捐书点的跟踪负责人时,主动要求最远最不方便的那个点的态度充分体现了义工不拈轻怕重的品质。
——
我真的好想他们。

Copyright 2007 OCEF.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904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