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F口述历史
 
OCEF口述历史之——我眼中的Leini by 陈多多
2009-07-21

OCEF口述历史之--我眼中的Leini    by  陈多多

 

一听说我计划写一篇关于她的专访,Leini就有点声音大起来,语气有些急,一个劲儿地说,不要采访我,不要采访,我其实思想很落后的,想法也不上进。我汗。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汗了。第一次是两个钟头临出门前,明昉突然发来消息说:多多,请关注Leini老师。我回应过去,大概知道,这篇专访的担子今天在明昉不在的情况下,就落在我身上了。其实有点怵,从进入OCEF到接受任务,时间不长,对于Leini,曾在一个多月前看过她的BLOG,当时只是听说要辅助地做一些配合写她专访的工作。现在这样紧急地突然受任,感觉对她,除了那些她自己博里关于近年来天南海北的旅行游记,真的少之又少。
  第一眼见到时,就认出了她。与BLOG里那些老同事,老插队朋友们的照片里一模一样。当时她正跟运宝说:运宝,今天,我把我女儿也带来了。我于是也注意到瘦小的Leini身边,有一个娃娃头的女生,乖巧地站在妈妈身侧,恬静、听话。实际后来才知道,她比我还大一些,呵呵,可见Leini这个妈妈,把孩子爱护得是多么无微不至。

  再回到Leini,拒绝的态度很鲜明,一再说不要采访我。我隐隐感觉她不希望成为大众目光的焦点。也许......我于是补充一句:“Leini老师,这个专访不是对外的,是对内的。在内部义工简报上都是义工们自己看。话一说完,明显看到Leini刚才还有些抗拒的表情略有一缓,同时语气与神情也跟着缓和下来。我心里有些开心,大概,可以继续了......

  由名字说开去,她倒先问我叫什么。我说陈多多。Leini一下子开心起来,说:喔,我见过的!又问,这个名字的duo是多少的重叠么?我说是的。她于是又开心,说,~这个名字好的,又好记。我笑,说:“Leini老师,您的名字好洋气。还是英文名字呢。她说,哎,也不是,我的名字是这样的。于是,Leini老师的小故事开讲了:当年,我与国外的姐姐通电子邮件时,由于她那边没有中文输入,于是就用我的小名蕾妮的拼音leini做了称呼。我自己也发现这个网名挺好,亲友小时都这么叫,我妈妈也这么叫我。~故事在LeiniBlog里看到过,今天是听真人说了一次,我说:“Leini老师,我看您的Blog,您去了很多地方。”Leini马上说:哎~我这人就是喜欢旅游,这边跑跑,那边走走的。我笑:嗯,然后还是一个老网民了。想到她的Blog里,因为春华秋实论坛结实各地老朋友,有时候旅游路过一地,顺道走访,大家都是中年人了,但却没有现代年轻网友的青涩与唐突,那个博客里,充满了她与这些网上的老朋友们情真意切的小故事。有一段我自己都很难忘。大致是说Leini的先生一次西安出差,却临时有事要改火车车次。可是正逢车票紧张一票难求,却又急需赶时间!Leini心急火燎之时想到曾有一位网上的老朋友,就在先生出差所在地的附近。于是,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发了条消息过去。可不想,对方很快回应。又是想方又是设法,把票子送到了她先生手中。让她与先生感动不已。呵~其实,尽管总说网络虚幻,可我觉得也许有时却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真实。你虚幻你自己,那么就会迎来虚幻的故事与邻人;你真实你自己,予自己一臂之力于他人,大概平日里你永远没机会见面的天南海北同路人也会因如此真诚的虚拟空间而牵手相识。

  有时,我总试图把我们的话题引向Leini曾做过的义工工作上去。像许多访问一样,让内容多一点最感人的”“印象最深刻的等等。但可惜的是,她似乎没有意愿切入我的这个正题。即便在聊了一些让彼此熟络的共同话题后。她还是总喜欢说,真的,我一点也不进步,思想都是落后的,说出来的东西也是很不进步的!可如果,leini真觉得自己落后,不先进,我也很愿意知道是为什么。于是,我渐渐减少说话,她便会自己继续下去......

  我不是党员,在学校里也从不争什么先进。所以,我说的嘛,我的思想很落后的,我很自私。因为我不可能像运宝与达行那样每天在辛勤工作之后还能熬夜为OCEF尽心尽力地做了好多事。还有周忠民和张俊杰老师,他们为扶贫助学事业奉献了自己的一切。我很敬佩他们,但我做不到。我是很随性的,有时候,感觉自己想要做点这方面的事情了,我就来做一点,但从不把这些事当成任务或者义务,也不想有任何压力。我一向觉得,做这些事情(公益事业),都得在首先照顾好自己的家庭,孩子,工作之后,有能力了,才去做一点。所以,从来不会为了这些去牺牲家庭,工作。所以,我说我其实很自私,思想很落后,没有必要采访的。”Leini的话又绕回了原路,可是,一旁的我反而越听越感觉她很真实起来。接过她说的话,我说:”Leini老师,这不是自私,这是你总得首先完成你在家庭,社会中所最需要尽的责任与义务,其次才可能在公益这些事上尽点力。这是做力所能及的事,是非常切合实际的做法。”Leini看了下我的眼睛,表情平静,不带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接着我的话说,我总是想,一个人只有满足了最起码的温饱和有维持生计的工作,当自己能过得好时,才有可能想到能不能帮助一下那些还过得不好的人。我现在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靠着退休金和一些从前的积蓄也算是下半生不用愁吃穿了。于是,我才会想到,那么能不能去帮帮那些人。有时看到那些贫困孩子饭也吃不饱,我心里很难受。而每次给予贫困缺乏者一些关心和帮助后,自己都会感到很高兴。这就是给我最好的回报了。但是,我也不会因为自己这样的想法而去指责那些自己已经能吃好穿好,但不一定会想要去帮助别人的人。我觉得,大家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所以,我资助小朋友读书,不会像别人那样,要让他们记住我,要向我写信汇报成绩,让他们一定要学会感恩。我不需要他们记着,也不要求他们得感恩,我是个基督徒,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荣耀神。圣经上就告诉我们施比受更有福。我帮助别人,就是为了使自己心灵饱足。”Leini话锋又一转,说,所以,你看,我说我是自私的吧。我帮助别人,最终还是为了自己心灵快乐,是为了能讨神的喜悦啊。

  话聊到这儿,一切动机似乎有了宗教的出处与影响。可是,Leini,真的是这样的么?只有用宗教才能说清眼前的这个Leini?
  Leini其实很坦诚,她说自己自私,落后:那是她在用社会上一些特定阶段、范畴、领域的特定人造规则来评判自己。这多少有些违心地自嘲,在我看来。每个人对于公益给出自己的一份心力,我感觉,应该是不谈国界,不论种族,不评信仰,不分阶层的本能所为。如果我们都相信人性本善的话。当一个帝王与一个乞丐在饥饿濒死边缘能予那时的他们一碗稀粥喝的人,都是他们无差别的救命恩人,不论那人是巨贾富商亦或贫民囚徒。

  活动后,细细回想,Leini那些诚实的话。似乎仍能慢慢体味出些什么。她与她的那些所言所想:博客里天南海北的旅途小纪,对故去亲人的缱绻思依,让你仿佛能很笃定的感觉到自己就在是在平等地与一位朋友攀谈,而这位朋友,她也有家庭琐事,工作劳肠,她也有愁烦忧虑,也曾百转千回。我记得她说到自己的自私,打了比方,说:假如丈夫都不能照顾好,女儿也是,他们会对你为了做这些事情(公益事业)而没顾上他们而有意见,这样自己怎么可能心灵快乐呢。这让人不禁想到,如果说,毫不顾己地为公益付出是令人顶礼膜拜的伟人,那么,像Leini这样,在将家庭及自己的日常工作一直视为所有活动的首要原则,又何偿不是一个真心顾家人妻以及寸草寸心人母的平凡典型呢?尽管她比不上那些能于刹那间倾尽己命的勇士们所创的有如让人感慨惊叹的流星般的伟业让人震慑,但风雨数十载对家庭与己责的坚持,难道就不能成就滴水石穿的奇迹么?

  我因此对Leini说,其实,把自己生活先安排妥当了,顾好了,才有精力抽手出来顾及更大的家,更多的人。反而那些在一战一役中已殚精竭虑的英雄啊,总让人感慨光芒为何不能多停存几许?流星大概就是划落刹那太过尽情了,把一生的余辉全都化作天边那招人艳羡的闪亮一缕;而留下来的,是那些永不止歇,有着萤萤微光,就像Leini这样,能共同照亮暗夜归途人的点点繁星。
   
最终,最美最难忘的,确是流星;而最浩瀚、明亮、恒远的,还是银河。

 

(采访断续进行于2008年11月22日OCEF五角场百联又一城募书活动现场)

leini的博客http://leini.blog.hexun.com/

 

 

 

 

 

Copyright 2007 OCEF.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904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