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F口述历史
 
而立有梦,恒久比天长-达行天下小访记
2009-07-22
        你说你(做义工)“不求”,那你为何而做呢?我想,你说的“求”是个人利益上的那种求吧,应该还是有求的,只是不是为己,而是为他!
达行:别无“他求”,就象leini老师,只求一种内心的平静,是真正的去帮助人。
多多:你真的能对OCEF捐助的那些孩子们的境遇感同身受么? 不然,没有触动便有善举,算不算是善根真的很深?
达行:你说得差不多吧,我自己就是穷孩子出生,呵呵,不过更多的可能是教育的结果。
        当然,也有说,射手座的人天生社会正义感很强。我不大相信星座,不过这一点倒是蛮符合的。
        其实也是反映出义工的素质,虽然大家都是行善,但是人总还是有三教九流的。有些人一诺千金,为了应允的事会不惜一切努力;有些人则对于承诺无所谓,结果会坏了大家的事。义工队伍里各式各样的人也都有啊。
        在说到做义工的目的,达行说:我跟别人不一样.我想把它当成事业来做。除此之外,别无他求.初时听到感觉不好理解,大概现在也是.感觉是不是这想法太高尚了呢?对于访问者的我而言,便在之后想从这次沟通以及他过去的文字里,找到一个能让人理解的答案:为了这个无他求,他曾经的付出,是否值得。 2008年11月OCEF在上海市青年风尚节的社团活动中表现突出,在为期一个月的活动中共计进行了三次募书活动。并在最后一次募书结束后的下周末立即进行了理书。这次活动(加上Leini老师个人平时所募书籍),OCEF总计募得图书9000多册,其中约有7245本在当天打包即发往了青海的6所小学。达行与其他主力义工一道不仅参与了前期筹备工作,全程的活动更是几乎都没落下。从提前至九月即开始的初始议案征集到方案细化到最终确定,再到活动持续的11月间,宣传单设计,交印,再到蓦书场地预先踩点,布置;外加活动前线上线下义工动员,又到书籍运输联系与调遣,事无巨细。犹记今年2月的某天,收到达行发来风尚节活动总结初稿,他希望在论坛发表前先听到一些意见。看到邮件发出时间,凌晨三点,心中顿时感慨万千。达行的疲态又仿佛浮现眼前,于是马上让自己打起精神细心看起来。真长啊,上万字。从前期的筹备时间表,到单次募书活动当日的现场报道。谁来参加,谁带了亲友一道来的,谁的早饭当日没有解决,谁主动请缨做了哪些额外工作,一一详列,细心周到。当达行在论坛贴子里认真详细地跟进活动进展时,Irene为了这次小访,我与达行在网上进行了两次,总长约三小时的沟通。犹记初始向他表明我要写一篇有关他的访问时,他当即反对,原因是有很多义工值得被访,他就不用了,那就算我目光短浅好了,我说我看到的几个很活跃的义工,他就在其中。我还说:达行,如果我能把你这些年做义工的心态与想法写出来,让其他人看到,我想也许更利于他们了解像你这样老义工的心路,这对建立一种积极与成熟的从事义工工作的观念与态度是有帮助的,听后,他便同意了,很大方,在这方面,他挺直率。

关于义工的目的与自省:&ldquot;我想把他当成事业来做”
多多同学忍不住说了件发生在百联又一城募书当天少有人知的故事:
        “最感动的是达行,将所有物资送到百联后,才满怀歉意地对我说:宝山我去不成了,我的外婆刚中午过世得马上回老家......原来,一早上家里就一直在催他回家见外婆...”
        大概这样的抉择,只有达行才做得出来。我们这样的人大多是如何定义义工工作性质的呢?不算工作,来去自由,没有义务,不受约束,对吧?只是达行的定义有些不一样。细细想想,对的,是因为我们没有当成事业来做,所以会放松会松弛,而他却傻傻执着。这是达行与别人的区别。在他08年5月13日的一篇名为《做事百分百》的BLOG中他这样写道:
“做一件事,不投入百分百的精力是不行的——道理很浅显,做到却不易。这是最近看到、听到印象最深、感触最深的一句话,也让自己感到惭愧。曾几何时,自己意气风发,锐意昂然,做事必定百分百投入,甚至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投入;而如今,以为自己成熟了些,内敛了些,其实是沾染了惰性——看上去很忙碌,实际上效率并不高;意识到了问题却没有改进问题,这比问题本身更加严重。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当断即断,浪费时时间罪不可恕!”         这是我们看到的达行,常常边慨叹华茂青年也迷茫,但一边却从不停止思考中行路的脚步。曾经朗朗少年,而今三十而立。他从来自省,却从来坚持。

关于坚持: “公益就是日常的一种生活方式,真的不难,只要坚持就好。”
多多:你怎样看待每个人对于工作的惰性问题?我要很坦然地承认,作为网宣组的一员,这份工作真的有点枯燥。宣传工作能有效得到回应的总是不多,我想,你接触OCEF的各项工作也多,不可能总感觉到都很有兴趣?要么你是怪人,你会一直很有劲头去做。比如,当初你EMAIL给我们去年风尚节活动总结时,我看到好像是凌晨三点钟发出来的?我觉得不算很急的事吧,可你仍深夜完成,还是你有夜间工作的习惯?
达行:第一,人有惰性很正常,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有惰性。何况,做义工的事,大家是业余时间做的。义工,有人笑称,是没有义务的工作,既然没有义务,人有惰性就更正常了。但是第二,大浪淘沙,面对没有义务的事情,还能坚持的,那么是真正别无他求的人。其实做义工真的不难,只要坚持就好。
        自去年风尚节前期筹备碰头会上初见,到后来五角场百联又一城募书,又到紧接着下一周的理书活动,最近一次见他是在2008年OCEF年终总结小会上。达行给我的印象总是略带倦意,随着了解加深,渐觉这样的达行不仅因为他自己充满压力的本职工作,我甚至觉得既便换就轻松一些的工作,达行也仍会如此。曾在论坛贴子里得知他因疲劳在开完OCEF小会回家的公车上瞌睡而坐过站。他又是笔勤的人,在他的SPACE里那些记录与抒怀长长短短延续了四年,也常见他自己提起疲惫。工作,学习,义工生活,他都想且总在全心倾注。读到他的文字,似乎就正在亲见他呐喊。

2008年12月28日《三十岁,从头再来!》
站在岁末年初的当口,似乎又要盘点自己的过往,
给自己一个了断,也给所有关心自己的人一个交代,
......

三十年了,为理想、为他人、为感情,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为自己活着,
初中时代看不惯年年水灾立志从政,高中时候决定选择法律,似乎又怀揣救赎之心,
远知社会现实没有如此简单,但是——
总有一种追求和内心生生不息的信念催促着自己去做点什么,
也因此一直告诫自己做一个有良知的人,做一个有良知的公务员,
也才有了后来坚持不懈的公益。
......

何时曾看见,这世界为谁改变?谁,又能真正改变这世界?
痴人梦想最终成全的,却是自己的落魄,‘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

        字里行间难掩无奈的酸楚,可每每在此之后却总只给自己短暂的迷惑踯躅。所以,既便总是归来空空的行囊,也抵不上那股冥冥中力量的支撑可以让梦久长。看到他的这些感叹,忍不住对达行说:达行,你这个人,在你的SPACE写的就是你做的就是你想的就是你希望的。我想,你就是希望你累吧。所以,你说辛苦,其实,是你自己总有往那个方向走过去的希望。
他其实真的艰辛,但却并不算苦楚;也迷惘,却从不放松坚持。

关于合作: “说了的话,就要去做 ”。
多多:达行,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些义工做得还行,但有时候会是半吊子兴致,心情好的时候挺热情,不好呢,就没办法了,也没人影了。有时候,你与这样的义工要在一起合作,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态?
达行::
第一,是合作。OCEF的平台是开放的,平等的,从来不是谁吩咐谁做事情的,所以遇到这种情况,首先要谅解人家的心情和境况,要能接受人家的个性,不能勉强别人。
第二,是信用。说了的话,就要去做。如果遇到这种(义工工作因个人原因不能继续的)情况,及时问清情况,由其他人或者自己来接手,把事情延续下去。
呵呵,(总来说)只要是在改善就好,有时候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大家可以相互兼容。靠一个人是做不成事的。
        达行说,在OCEF里,他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求同存异。我看到过他在活动筹备会议上如何与意见分歧的义工同伴试着协调或者妥协己见;也看到过,OCEF群抄的讨论邮件中,有人建议由一位新义工负责某项工作时,达行突然站出来说出他有异议:有凭有据地说明原因,然后告诉大家应当考虑由责任感更强的人来担当。他会求同存异,也会为了团结一致而放弃己见,但他依然刚直敢言。

关于成长,关于追求: “或许,那心中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
多多:我有看到你的SPACE里提到一位老人在入狱期间因政府拆迁其原住房已被拆而导致出狱后无家可归。与其他人以热心网友的身份,一同为其呼吁,争取社会以及相关部门的关注,只是到后来,官方始终没有回应,而原先愿意报导的媒体,甚至与你一道的人都慢慢消声无踪了。看到你写这些敏感的话题挺为你心惊。你为这位老人讨说法要面对的是政府,而你正好又是公务员。那些原先与你一块儿的网友也都没声了。他们后来受到了什么压力么?你难道不担心?
达行:有些是体制因素,在这样的体制下很多有会有惯常的体制思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我觉得我的性格做不到。
多多: “事不关己”是现今很普遍的想法,你觉得在工作后是否在这种想法上犹豫过?
达行: 我是在政府做事,但不是靠政府吃饭的。我是靠自己劳动吃饭的,政府里干不了了我还可以出来干啊,所以没什么好顾忌的。
多多: 你也说,工作几年后,回首当年的那个更年轻的自己,还是有了很多变化。曾经意气风发,曾经壮志满怀。
达行:很多体制里的人的体制思维,是考虑到自己的饭碗问题,这是无可厚非的,毕竟都要养家糊口,但是我只是觉得有些人做得比较过分而已。这也是社会缓慢进步的表现,但是毕竟还是在进步。
        无私者无畏,是不是这句?与他聊到这些时想到的。
        他似乎畏惧的不多,尽管身心易感疲惫却还是总会让心充满希望,于是变得坚强。与这样的人对话,会不由自主面带微笑起来,但心里却仍感慨。达行,你心里也常常充满疑惑、反复与挣扎吧,有关成长,有关梦想。他在一篇SPACE里说道:
“工作中,职业瓶颈和职业疲劳一直困扰着自己,自思量却不解;生活中,高傲追求和平实现状一直压迫着自己,欲破茧却无力。憧憬与现实的角力,让自己一度把心沉沦,或许至今仍在阴霾之下,否则,从未有过的倦怠、松懈、埋怨甚至片刻的无助和绝望,怎么会和 ‘不破楼兰誓不还 ’ 和 ‘ 非战胜不离战场 ’ 的我有关联呢?而我,正值而立,理当青春正茂、生活多彩,理当中流砥柱、承上启下,理当文字激扬、江山指点,怎么可以沉沦?怎么可以蹉跎?怎么可以言弃?”
        还曾在SPACE里看到他偶尔慨叹宿命,之后马上打趣仍还是个唯物主义者。对话到最后,笑着提起这事,他说:“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可怜的,一直会在一种矛盾中冲撞。”话题便也没再继续,我想,也许这就是他的路吧。

喜欢在他SPACE里看到的一段话,引来作为本篇的结尾吧:
        “总(觉得)在不知不觉中,有一股冥冥之力推着自己,走着。或许,那心中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象—才成了追求和执着的不竭力量。”恩,不竭的力量。还有梦想,还有翅膀。散发着天真的气场,大概就像他希望自己保有的那样。达行,那就祝你的梦,恒久比天长;达者天下,行者无疆。

Copyright 2007 OCEF.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904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