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F口述历史
 
OCEF的低调孩子--助学金组
2009-09-10

OCEF的低调孩子--助学金组

 


前言:在这篇文稿完成最初,热心的Jenny先期发到论坛请诸位老义工提出修改意见.很快便收到了老义工含冰的建议,语气严肃,直抒胸意,初读时实在让人因前期采访准备功课没能做好而导致犯下一些常识性错误深感羞愧.但仍然感谢她们的直率与认真,希望修正后的下文能更真实准确地向大家展示OCEF的助学金组.---多多


     OCEF
的助学金组早在OCEF创立初始也即1993年就已成立.用老义工含冰的话说,OCEF最初始就是因为助学金项目才成立的.而为如我这样的许多新义工所熟悉的,活动丰富频繁的图书组反倒晚了10(2003)才成立.OCEF国内项目的开展屈指算来至今已有十七年,作为核心项目的助学金资助项目所涉及十多个省区近百所学校的上万名贫困学生。既便如此,在计划写这篇介绍性质小文前,作为最初始由图书项目开始了解OCEF的本人对助学金组可谓是一无所知.近日特别找机会参加了上海助学金组与高中生组一次整理受助孩子们与各受助学校协调员的有关助/奖学金发放的信件资料活动.同时认识了助学金组组长励蓓与高中生组组长张岚.当天的主要任务就即是将各受助学校校方,孩子以及协调员所寄来的信件,资料进行汇总与拍照存档.助学金组与高中组都隶属于中国事务委员会且同是以资助孩子学业为服务目标,但助学金组与高中组的设立在本质上却不不同.作为以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作为资助对象的助学金组,负责向孩子们发放的是助学金,贫困是发放的唯一衡量标准;而作为以高中生为服务对象的高中组,OCEF则是向成绩优秀的贫困孩子发放奖学金.在与励蓓谈话时听她打趣说,在她刚进OCEF,她的一位在OCEF也做了挺长时间的朋友询问她的组别,当励蓓告诉他是助学金组时,朋友讶异地说:你一定搞错了!我做了这么久,都不知道OCEF有这个组.由此可见助学金组的低调.提笔前去问图书上海组的达行是否了解助学金组,他说,他们有挺多机密.呵呵,机密.同时OCEF上海组负责人运宝说,由于助学金的组职责内容与募书等图书组不同,助学金组因此与图书组走得不太近,所以也不是很了解.回想起当时听励蓓与张岚玩笑地评价自己的工作:我们就是OCEF地下党”.

地下党的主要任务是什么?借用089月期的义工简报中的内容来阐示吧.按助学金组工作流程排列如下:

1.
由各地区协调员协助推荐学生填写资助金申请表并寄往OCEF助学金组
2.OCEF
审核申请表,确定最终受助名单
3.
助学金组通知协调员最终确认的受助名单
4.
资助金经由OCEF国内财务义工之手汇至各协调员处
5.
协调员接收资助金同时向受助学生所在学校确认,校方张榜公布受助名单
6.
学校与协调员一起在公开场合发放资助金给受助学生
7.OCEF
不定期委派监察义工抽点访问受助学生及学校以监督资助流程的公平合理性

   
作为已为OCEF助学金组工作将近两年的老义工,助学金组与高中组所有的工作几乎都由励蓓与张岚分别承担.在励蓓的工作介绍中了解到,尽管重点仅是每年两学期开学前审核受助申请,确认受助名单,再向OCEF北京确认,再到财务义工向各地协调员汇出资助款并确认款项到达后.资金需在开学后不久由协调员在当地公开完成发放,助学金组又要接着督促协调员尽快回寄确认收款单据以及孩子们领取资助金时的签名确认单.一年两次,如此反复.只是看似简单流程之下,在攀谈中又让人感受到有挺多粗看下不易为人注意的麻烦.

   
本着对捐助人负责的原则,OCEF在初始选择推荐受助孩子时,建议协调员本着公平公正原则对备选孩子所在学校与家庭进行先期走访,多方面综合评定后再做选择.同时,在高中组的奖学金对象推荐中,还将孩子们的学习成绩列为参考因素.在资助金发放阶段,要求受助孩子们在收到钱款现场签名确认,并在学期末要求校方提供孩子的成绩单与排名,并且鼓励并要求孩子们通过书信的方式向OCEF提出受助中他所发现的问题,疑惑以及感想.有一个小细节很发人深思,在为助学金组整理孩子以及校方的汇报信件时,看到校方证明助学金是在公开场合下集体发放而寄来的照片时,照片上的孩子们举着刚刚到的助学金钱款向大家展示.励蓓无奈地笑说,都跟他们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让孩子们拿着钱拍照.私下想,是阿,孩子的心灵也是敏感而需要小心呵护.如上每一个环节,认真推敲一下,事实上都在力图保证捐助流程的公正,公平,合理性.

   
助学金组在先期甄选时,也会碰到两难与尴尬.某些受助孩子家庭在初始受助时经济的确非常困难,但随着时间推移且在协助员调查了解下发现受助孩子的家庭经济已逐渐好转,此时,面对其他更困难且面临辍学危险的孩子,到底是把有限的助学金转发给他们还是仍继续维持原来的受助对象,都需要助学金组审慎考量与判断并协同协调员共同做好中间的沟通工作.同时,受助孩子的书信,不仅可成为OCEF转交给捐款人证明助学金已顺利发放的凭证,往往也能反应某些易被掩盖的问题.比如:助学金是否足额被孩子领取,且该笔助学金是否真正用于孩子的学业而未被校方或亲属挪用等等.有时候,一份助学金往往成为说服家长让孩子读书的最好理由.励蓓说,校方很期待能有像OCEF这样的组织给孩子们提供助学金,尤其当他们在规劝那些原打算不让孩子读书或已辍学孩子的父母时,这往往能成为说服他们的最好理由.学校能得到多一点助学金的支持,孩子们就多一点读下去的希望.

   
与励蓓,张岚沟通感受到的是助学金组人的淡定与平静.助学金组往往不用大张旗鼓地组织募书与理书, 不必积极地为基金会做宣传和推广,也不需过多与捐助方打交道,而只要默默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坚持就已足够.在他们的工作中最常面对的是全国各地的协调员.尽管相隔千里,又得面对一份没有物质报酬的工作,长期的电话联络与协作,却让他们比别人更多了几位在夜深人静时可以交流心声的远方朋友.除了看到孩子们热情洋溢呼唤着名字的感谢信件,这也是低调的助学金组与高中组义工们最大的所得与收获吧.()

Copyright 2007 OCEF.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26904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