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教育基金会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回复: 2

历史惨痛的记忆:今天是“5.1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7 08:31: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历史惨痛的记忆:今天是“5.16”

今天是“5·16”
  文/杨川

“5·1”、“5·4”、“5·12”,大家耳熟能详。那么“5·16”呢?不止是年轻人,恐怕相当大一批中年人也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1966年5月16日,“五·一六”通知出炉,号召向 “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猛烈开火。它是“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标志着文革开始。
1526398988437569.jpg


文革迄今五十年,成为共和国历史上抹不去的一段记忆。

五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一瞬,但对于平均寿命不足八十的人来说,就是大半辈子的光阴,足以对过往细细反思。

文革从1966年开始到1976年结束,整整十年。一代人,在最好的时光,最美的年华,放弃学业,“停课闹革命”,走出课堂,搞大批判、大串联、搞文功武卫,上山下乡。在癫狂中荒废大好的青春。。

千万不要忘记过去,我们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中华民族多灾多难,饱受蹂躏。不忘过去,就是要以史为镜,牢记教训,避免悲剧重演。

  二
文革之罪,我以为至少有以下几点:

一是“破四旧,立四新”,彻底摧毁中华民族承传了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使中华文明遭受了历史上最大程度的破坏。当时的红卫兵砸庙宇、烧典籍、挖祖坟,凡是过去的东西都属于封建主义遗毒,进行砸烂、横扫。摧毁了传统文明基础,使得人们的“三观”至今都在重建之中。当今诸多弊端归根结蒂就是文革的谬种流传。我在二十多年前曾经读过一篇文章,说是文革的后遗症二十年后会充分显示出来,已经应验。

1526399032853538.jpg


二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挑动人与人之间的揭发、斗争、彻底摧毁了人与人之间信任、善良、包容和友爱的基石。那时,妻子揭发丈夫,儿女和地主、资本家、右派父亲划清界限,学生殴打老师,成为组织上大力褒扬的事情,传统伦理价值荡然无存。它形成的后遗症直到今天还多多少少影响着人们的思维和行为。

三是砸烂公检法,使得艰难建立中的法律体系分崩离析。红卫兵随意抄家、打人,高级知识分子、知名人士、名演员、工商业者、上层民主人士、名作家、教师医生,更是打击的集中目标。私人财物被抄走,珍贵图书、唱片以及科研资料被销毁。红卫兵高呼“造反有理”的口号,造所谓“牛鬼蛇神”的反,揪斗所谓“走资派”,搞乱了地方党委,冲击公安系统,造成群众之间派别纠葛和纷争。当时各地都有不同的武装派别,进行真枪真刀的战争。这一切都加剧了社会的动荡。

更有甚者,在文革最疯狂的那几年,草菅人命的现象十分普遍。被称为“黑五类”的地主、富农、反革命份子、坏份子和右派份子及其子女,一不小心就会被夺取生命。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过一本《“文化大革命”十年史》,记载了66年8月,大兴县5天内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了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才38天,有22户人家被杀绝。

1526399076491035.jpg


四是丧失人性,凡是符合人性的东西都属于资产阶级的温情主义,要受到批判。人和人之间首先要讲阶级,讲成份,而不能讲人性,否则就是敌我不分,立场有问题。只要土改中被划成了地主,一辈子包括子女在内永无出头之日。那时,批斗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戴高帽批斗、、挂黑牌子游街、皮鞭抽打、弯腰九十度“坐飞机”、剃阴阳头……各种摧残人的手段用之不尽。看到街上有流浪者,就要想到是不是流亡地主,是不是特务,不能随便给予帮助。改革开放初期,胡乔木还写了一篇《论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邓朴方曾摇着轮椅去和他辩论。时至今日,仍然有人不认可“以人为本”的普世价值,就是受了这种流毒的影响。

   三
对人的侮辱,对人尊严的侵害,对人性的践踏,贯穿着文革的始终。下面讲几件七十年代初,文革中后期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几个例子。

四川渠县县委的一位年轻干部,和女朋友两人在家,一伙人像打了鸡血一样悄悄守候在外,等着抓流氓,等他们关灯后一拥而入捉奸。该小伙子后来被大小会议批判,写检讨受处分,从此与无缘仕途,一辈子灰头土脑。

我的高中同学秋,一位非常的漂亮的女孩,因为给心仪的男生写了一封表达爱意的信,被校长在全校师生大会上痛批,各种挖苦羞辱的语言,让她抬不起头而辍学,命运由此逆转。

四川渠县三板乡,一位叫孙泽尤的16岁贫农少年,在包谷地里强奸了10岁的地主女儿,还理直气壮地在县委大院张贴大字报,说是地主女儿偷公社的包谷,为了保护集体财产不受损失,和地主子女作斗争。大字报里还有许多下流的描写对受害者进行人身侮辱,比如:“阴道里有血丝”等等,无耻恶毒之极。

1526399137172303.jpg


文革给中华民族留下的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和苦难,铁板钉钉,不容抹杀。

   四
改革开放初期,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了“文革”,这个决议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人民的检验和历史的检验,具有不可动摇的科学性和权威性

1526399190730978.png


至今还有那么一群天天鼓噪重回文革、歌颂文革的极左分子,建立网站和公众号,不顾历史真实,摇舌呐喊,对青少年具有一定的欺骗性,需要高度警惕。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的国家日益强大,民主法制不断健全,以人为本成为共识,不会也决不允许“文革”悲剧重演。

马丁·路德·金有一名言:“手段的卑鄙说明目的的卑鄙”。人是最高的正义,天赋人权,其它都是浮云。世上所有理想,所有目标的价值,都比不上人的价值。大凡需通过毁灭人性来达到的目标,不管说得多么漂亮,只要违背了人的发展,即人的权利和人的自由的发展,就违背了社会的最高发展这一终极目标。

记住“5·16”,记住人性的悲剧。

(杨川完稿于2018年5月16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20: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1957毛泽东策划反右派斗争文件解密

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划的右派分子,不是五十万,而是三百一十七万八千四百七十人,还有一百四十三万七千五百六十二人被划为“中右”……

反右运动档案近期解密,原来当年划的“右派分子”不是五十万,而是五十万的六倍以上!

毛泽东:阶级斗争要持续一百年

解密的反右运动档案内容如下: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日至十五日,中共八届二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十四日晚,毛泽东提出临时发言,他在会上说:“东欧一些国家不断在政治上混乱,基本问题是领导层没有阶级斗争观念,是阶级斗争没有搞好,那么多新老反革命没有搞掉,这方面我们要引以为戒。……我敢说,我们党内也有阶级斗争。”刘少奇在会上补充发言,说:“毛泽东同志的讲话是他个人的意见,中央政治局没讨论过,会议要备案。”

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发表了题为《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会议进行了三天。毛泽东提出:“革命时期大规模疾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基本结束,但是阶级斗争还没有完全结束……”“斗争要几经反复,还要持续五十年、一百年。你们信不信?我看,坐在主席团上,也有不信的。”

毛泽东藉“鸣放”引蛇出洞

一九五七年四月十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继续放手,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一日晚,毛泽东和陆定一、陈伯达、康生谈话。毛泽东说:“我赞成放,放得尽些,才能让各阶级都出来表现。不放,怎样来辩论?放半年,不够,放一年。左派要有准备。”

四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进行一次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

五月二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为什么要整风?》的社论。毛泽东作了指示:“不要搞那么多条条框框来束缚,要改。怕放,无非怕引火烧身。”

五月二日至五月十二日,全国各地召开二万八千二百五十多次各类会议,向党中央、各级党组织、党员干部,提出了三十七万二千三百四十五条意见、建议。

“一放,各阶级就原形毕露”

毛泽东在《情况汇总》上作了批示:“一放,各阶级就会表现出来,原形也毕露。共产党执政还不到八年,就有三十多万条意见、错误、罪状,那共产党是不是该下台?那我姓毛的不是要重返井冈山!”

五月十三日至十四日,中央政治局讨论局势,意见分歧,但同意“要正确引导,要再观察一个时期”。

毛泽东写《事情正在起变化》

五月十五日,毛泽东写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此文送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阅,建议发至党内十七级以上干部参阅。十七名政治局委员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林彪、林伯渠、董必武、罗荣桓、陈毅、李富春、彭德怀、刘伯承、贺龙、李先念;政治局候补委员为:乌兰夫、张闻天、陆定一、陈伯达、康生、薄一波。陈云、李富春、刘伯承、张闻天四人阅后,没有在毛泽东文章上批注意见或“已阅”。

毛泽东文章,在*内分二个阶段下达:第一个阶段,发至十级以上干部;第二个阶段,再发至十七级以上干部。

毛泽东的《事情正在起变化》内指出:“我*有大批的知识分子新*员(青年团员就更多),其中有一部分确实具有相当严重的修正主义思想。……他们跟社会上的右翼知识分子互相呼应,联成一起,亲如弟兄。……社会上的中间派是大量的,他们大约占全体*外知识分子的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左派大约占百分之二十左右,右派大约占百分之一、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依情况而不同。”“在民主*派中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来了,并不要钓。”

中央发指示“反击右派分子进攻”

一九五七年六月六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该指示称:“这是建国以来一场大战,战斗是无烟、无光的,在*的心脏展开。他们大多已在不同领导岗位,有一定追随力量。”

一九五七年七月十七日至二十一日,毛泽东决定在青岛召开一次省市委书记会议,会议讨论了关于反右斗争的部署。会议期间的八月三日,毛泽东写了《一九五七夏季形势》一文,作为*内文件印发。毛泽东在青岛会议上说:“匈牙利事件会不会在中国重演?我看有可能,可能五年、十年,也可能不用五年。纳吉式人物有可能在会场内。”这时,会场内有三十五张纸条递上主席台。大会主席周恩来当场宣读了这些纸条。其中有支持毛的意见,并要求毛泽东能公开谁是纳吉式人物;也有反对毛泽东这种无的放矢的观点。

党外人士对毛搞反右的异见

一九五七年五月三十日,人大副委员长宋庆龄致信毛泽东主席,对全国范围在*内、民主*派内、知识学术界展开反右斗争,表示十分忧虑、十分诧异、十分惊奇,要求对没有行动“反*”的右派、右倾人士,作不同意见的争论处埋。

一九五七年六月十日,人大副委员长李济深、沈钧儒、黄炎培、陈叔通,分别写信给中共中央政治局、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信中都对展开反右斗争表示很不能理解。李济深在信中写道:在政治上出尔反尔、营造斗争气氛、制造对立阶层,会造成深远创伤。

三百多万人被划“右派分子”

一九五八年五月三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反右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定性为:

右派集团22071个;

右倾集团17433个;

反*集团4127个;

定为右派分子3178473人;   

列为中右1437562人;

其中,党员右派分子278932人;

高等院校教职员工右派分子36428人;

高等院校学生右派分子20745人。

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4117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08: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ili 于 2018-5-18 12:41 编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2年11月02日 10:37
      王洪文、张春桥在公开职务上固然比江青高,但他们都称江青为“中央首长”。她这个“中央首长”在他们那帮人中,也是最有“权威”,最有力量的,也是定弦的。诚然,这里存在着这帮家伙利用她的特殊身份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内心里并不一定看得起她。不过,从政治能量上掂量,她终归是他们的“中央首长”。https://zm8.sm-tc.cn/?src=l4uLj8 ... 1%E5%92%AC%E8%B0%81
中纪委王文风记述:
有时候江青会突然软下来对我们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叫我咬谁我就咬谁。你们打狗也得看主人啊!”其中含有乞怜的意味,当然也含有把责任往毛主席身上推的用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海外教育基金会-国内事务组 ( 京ICP备10026904号 )

GMT+8, 2018-8-18 20:26 , Processed in 0.03372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